茅益民坦言,在临床上有时很难区分到底是中药还是西药,还是两者共同因素引起的肝损伤,更何况其论文只是回顾性研究,研究本身的缺陷和局限性是无法避免的,“正因为如此,别人在研究中碰到中药和西药同时应用的病例,分析时会客观地对两者去分别计算,不存在仅将肝损伤直接归因于中药。”

然而,显赫的国资股东背景,却并未给长城人寿的稳健、健康发展提供坚实保障。财务数据显示,最近三年时间,长城人寿累计亏损逾22亿。其中,今年亏损5.22亿;今亏损7.3亿元;今年亏损22.22亿元。累计算来,长城人寿在这三年里共亏去22.22亿元。